医生深夜发朋友圈:我不是一台抢救机器!_家属

家属的明确态度就是,我们啥也不做,就在医院住到死。他在名篇《伤逝》里愤怒而又无奈的写道:“这一学年没有完毕,我已经到了东京了,因为从那一回以后,我便觉得医学并非一件紧要事,凡是愚弱的国民,即使体格如何健…

踏着荆棘,不觉得痛苦,有泪可落,却不是悲凉。

医生深夜发朋友圈:我不是一台抢救机器!_家属

最近,一篇“医生的朋友圈火了:我们终究不是一台没有感情的抢救机器”在医生之间互相刷屏。

一个某医院高翔宇医生的朋友圈,说是7月26日晚上10点半,一名40多岁的男性脑干出血,在做完脑CT回到抢救室时,患者血压本已稳定。但没想到三五分钟后,心律突然下降。急诊科张伟主任、程仁洪、高翔宇医生,急忙对其进行心肺复苏半个多小时,但仍没能挽救回来。

令他没想到的是,就在患者家属将遗体拉回去的时候,患者的女儿强忍悲伤,朝着抢救的医生们深鞠一躬说:谢谢,您们辛苦了!

就是这一鞠躬,一句谢谢,所有的医生眼眶都打湿了眼眶。他们怎么也没想到,没能救回患者,却被家属礼遇。因为一直以来最多也只是患者得救或好转,医生才会被致谢,像这样患者死亡,感谢医生,几乎罕见。

所以,高医生怀着激动的心情深夜发朋友圈感叹:习惯面对生死,却终究不是一台没有感情的抢救机器。

医生深夜发朋友圈:我不是一台抢救机器!_家属

还有一个是福建省中医药大学附属人民医院林劲榕医生的朋友圈:

听闻一个跟随七八年的老病人凌晨在急诊科走了,心里很不是滋味。

这几年来每次过来住院,都是生死一线,各种治疗矛盾。而家属总是说林医生我们又过来麻烦你了,全交给你了,有什么方法你尽管用,不要担心后果。

这种毫无保留的信任总是让我们全力以赴,为了她的一个病情变化,多少次从家里赶到医院,甚至有时候都是非常大胆的用药。所幸的是,大家一起度过无数次生死线。

医生治病,就好像把病人一个一个背过河,医患之间相互依存,才能抵达彼岸。你给予我信任,而我不负所托,这大概就是医患关系最好的样子。

这是世间筹码最重的“赌注”,也是最令人动容的“契约精神”。踏着荆棘,不觉得痛苦,有泪可落,却不是悲凉。

医生深夜发朋友圈:我不是一台抢救机器!_家属

医院永远是一个正负两极的地方,有时候白天才目睹完一场令人心酸的医闹,晚上又看到了激荡人心的朋友圈和令人心暖的感谢语。

著名医史学家西格里斯曾经说过:“每一个医学行动始终涉及两类当事人:医师和患者,医学无非是这两群人之间多方面的关系”。

就在这看哭医生的朋友圈被火爆刷屏的时候,一瓢冷水当头浇下。

8月13日,微博名@石榴队长的第二十个大傻子说了一件令人气愤的事:

一个食道癌病人住院近70天了,没办过周转,任何治疗手段也不配合,检查也不做,就在医院住着。

家属的明确态度就是,我们啥也不做,就在医院住到死。

现在已经赊账八万多了,全赊在科室的账上。

不给钱也不出院,甚至还在联系第三方等着人一死就开始医闹……

可当初家属跪地上求医生救治想减轻点痛苦。

我想其他医院不收是有道理的,可能就是害怕老赖吧。

带我的小姐姐说,以后能去上级医院还是要往上走,可能压力大了,但家属至少信任医生,尊重医生。

医生深夜发朋友圈:我不是一台抢救机器!_家属

记不起是哪家医院哪位医生曾经说过这样一句话:容易跪下求你的人,也容易站起来砍你。

一个多家医院拒收的癌症病人,当初跪求医生收治。不想到头来不仅赖在医院不出院,还拖欠着住院费不交。更可怕的是,家属未雨绸缪的在等人死医闹。真是人心不可仰视,人心也经不起推敲!

一次又一次的反目成仇医患事件,使医生身心俱疲的同时也身心俱死。

其实,医生都是从一个心地善良的天使,慢慢的被现实折磨成一个心机深重的疯子。医生成了时代环境进化中的螃蟹,在环境外力不良磁场强力干扰下,无法依靠磁场的引力辨别方向,不知如何进退或者转弯时,只能选择了明哲保身。

伤人的话与事,带来最大的后果就是伤心。哀!莫大于心死!

而心肌细胞是没有自我修复能力的,一旦伤透,便是衰竭。如果没有社会外力的修复,医生必将会成为一个自然减员的“物种”。到那时,人人实现基本医疗保障的口号恐怕真的只能成为一句口号!

实际上早在十九世纪之初,同为学医而后弃医从文的鲁迅,就已经说出来治身体需先疗精神的高瞩远见。他在名篇《伤逝》里愤怒而又无奈的写道:“这一学年没有完毕,我已经到了东京了,因为从那一回以后,我便觉得医学并非一件紧要事,凡是愚弱的国民,即使体格如何健全,如何茁壮,也只能做毫无意义的示众的材料和看客,病死多少是不必以为不幸的。所以我们的第一要著,是在改变他们的精神。”

医生深夜发朋友圈:我不是一台抢救机器!_家属

真心希望像高和林医生朋友圈里感叹的尊重医生理解医生的患方多些再多些。因为和谐社会不仅是人与自然的和谐,人与社会的和谐,更应该是医与患的和谐。因为这是健康所系,生死相托的和谐。

真心希望医院不要成为医患双方施展三十六计的战场,而是一块精神的高地,神圣的净土,是治病救人的场所,是医护最后拼命坚守自己信仰的水泊梁山。

十年寒冰,不凉热血。

最后,还是让我们一起用高医生的话共勉吧:见惯了生死,也可能处于如今恶劣医院关系的自我保护,习惯了不带个人情感去理性看待患者与疾病。但我终究不是一台没有感情的抢救机器。而这个社会,也终究还是人与人之间的社会。

文章来源:江淮医学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799931099@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