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家吃病人的排泄物,那些耸人听闻的真实事件_实验

在他职业生涯的早期,他就沉迷于对野孩子的研究,当时有人在加尔各答东北的小城附近,发现了两个狼女孩,但最终这两个狼女孩没有被人类社会同化,分别在1921年和1929年去世了。 在经历了6次“恐惧”实验…

来源:好奇实验室

凯洛格(Winthrop Niles Kellogg)博士曾经拍过一段家庭视频,他将他的儿子唐纳德和养女瓜娅放在摄像机前,希望可以记录下他们的成长过程。

唐纳德穿着白色连体衣和皮鞋,瓜娅穿着鞋和尿布。

看起来这只是佛罗里达一个普通家庭最平常不过的记录,毕竟为人父母总是希望可以用各种方式记录下自己孩子的成长。

但是和其他家庭不太一样的是,唐纳德是一个小男孩,而瓜娅却是一只黑猩猩。

实际上,唐纳德和瓜娅都是凯洛格博士的实验对象。

科学家吃病人的排泄物,那些耸人听闻的真实事件_实验

在进行黑猩猩和婴儿的实验之前,凯洛格从哥伦比亚大学获得了心理学的博士学位,然后回到了母校印第安纳大学从事教育工作。

在他职业生涯的早期,他就沉迷于对野孩子的研究,当时有人在加尔各答东北的小城附近,发现了两个狼女孩,但最终这两个狼女孩没有被人类社会同化,分别在1921年和1929年去世了。

凯洛格想知道,“如果没有衣服,没有人类的语言,没有与其他同类的人交往,那么成熟个体的本质是什么?”

也就是说,在人的成长过程中,自然的养成和后天的养育哪个更为重要?

但是将一个婴儿扔到荒郊野岭去让它自生自灭,显然是不可能的,于是凯洛格反过来想,如果是一个动物生长在人类的环境里呢?

动物好找,愿意接受实验的婴儿却很难找,于是凯洛格和妻子商量了之后,决定用自己10个月大的孩子唐纳德作为实验对象。

就这样,在1931年6月26日,瓜娅作为“养女”来到了凯洛格的家里。

科学家吃病人的排泄物,那些耸人听闻的真实事件_实验

凯洛格夫妇和研究人员像对待正常的孩子一样对待瓜娅,他们给她穿上婴儿的衣服,带上餐巾,让她坐在玩具马车或者高脚椅上,在床上睡觉,睡觉前也会被亲吻说晚安。

总之,瓜娅在这个家里,就是一个平常的女孩。

实验进行了9个月,每天研究人员都会对唐纳德和瓜娅进行观察和测试,并且拍摄记录下来。

瓜娅成长得很快,比唐纳德更早的学会了用勺子吃饭,用玻璃杯喝水和开门,她还会模仿人类的手势和动作来表达爱意,比如拥抱和亲吻。

甚至在攀爬和跳跃方面,也比唐纳德更早的掌握技巧,她还学会了对一些比如“亲吻唐纳德”、“握手”、“摸摸你的鼻子”这样的短语做出反应。

但是除了用低吼和尖叫来表达自己的愿望外,瓜娅并没有学会说话,而且她上厕所的训练也比唐纳德慢了很多。

瓜娅的表现越来越像是一个人类,甚至还拥有了人类的情感。

科学家吃病人的排泄物,那些耸人听闻的真实事件_实验

凯洛格博士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他和妻子将实验的数据和过程整理成了《猿猴与儿童》。

如此成功的实验,就在进行到9个月的时候,被终止了。

原因是凯洛格博士发现不仅瓜娅越来越像是一个人,自己的儿子唐纳德也越来越像一只猩猩。

唐纳德会像瓜娅一样咬人,想要食物的时候发出咆哮声,而且只会说3个单词。

发现了自己儿子身上的变化之后,凯洛格博士紧急停止了实验。

实验结束后,瓜娅被带走了,关在笼子里进行了另一项实验,几个月后死于肺炎。

唐纳德后来成为了一名医生,在42岁时自杀身亡。

科学家吃病人的排泄物,那些耸人听闻的真实事件_实验

这项实验虽然是成功的,但是实验的过程却一直伴随着争议。

就算是放到现在,也仍然会被科学家、动物保护组织和儿童保护机构所抨击。

给予了动物人类的感情,让她以为自己就是一个人,实验终止,她又变成了那个被关在笼子里的动物。

不得不说,这项实验无论是对瓜娅还是对唐纳德来说,都是残忍的。

但是在历史上,像这样残忍的实验并不在少数,比如同样用婴儿做实验的小艾伯特实验。

科学家吃病人的排泄物,那些耸人听闻的真实事件_实验

小艾伯特被挑选成为试验品时,不过才9个月大,而把他选为试验品的人,叫约翰·华生。

小艾伯特拥有一切婴儿的特征,爱笑,对一切充满新鲜感,并且没有最基本的恐惧感。

在经历了6次“恐惧”实验之后,害怕和惊恐已经充斥了小艾伯特的内心,而约翰·华生也得到了他想要的结果:人的恐惧,是可以被制造出来的。

华生在实验前和小艾伯特的母亲说好,实验完成后会消除小艾伯特的恐惧感,然而实验成功后,他却违背了他的承诺。

他并没有对小艾伯特使用脱敏疗法,或许他从一开始就早已知道,恐惧根本就是不可能被治疗的东西。

无辜的小艾伯特,离开实验室以后,因为长期处于恐惧之中,精神遭受了永久性的损伤,不久后就因为脑积水症离世。

去世时,小艾伯特只有五岁。

更让人觉得痛心的是,小艾伯特其实是一个有残障的儿童,当时被华生选为试验品时,就是因为他“镇静且被动”,也是因为他有精神损伤。

但是华生向所有人隐瞒了这个事实。

科学家吃病人的排泄物,那些耸人听闻的真实事件_实验

除了对婴儿和动物残忍的科学实验,还有一种科学实验是对自己残忍,这种实验也被称为是“自体实验”。

在20世纪初期,一种叫“糙皮病”的病症无情的袭击了美国,造成了当时数以万计的人员死亡。

当时人们将“糙皮病”认为是一种传染病,而且病源似乎和玉米有关,因为疾病大规模爆发的地区人们都以种植玉米为主。

科学家吃病人的排泄物,那些耸人听闻的真实事件_实验

但是也有人提出了不一样的声音,流行病学家约瑟夫·戈德伯格(Joseph Goldberger)认为这种病似乎和饮食有关,并不是什么传染病。

为了验证这种病是否和患者进食的食物有关,戈德伯格在一家患病的孤儿院里进行了第一次实验。

他将孤儿院里得病的儿童分为三组,两组的食物变成肉和牛奶,另外一组维持原状,主要吃玉米制品。

很快,吃肉和牛奶的两组儿童病情迅速好转了。

随后,戈德伯格将孤儿院的食谱变得更加有营养性,几周过后,几乎所有的孩子都痊愈了。

在两年的研究中,只增加了一例新的病例。

戈德伯格的下一个实验在乔治亚州立疗养院中进行,像孤儿院一样,这里的糙皮病发病率也很高。

分成两组之后,也是采用均衡饮食的那一组实验人员全都康复了。

为了进一步印证糙皮病和饮食之间的关系,戈德伯格需要有健康的人先患有糙皮病,再用改善饮食的方式来控制糙皮病,可是当时的人们谈病色变,怎么会有人愿意当试验品呢?

于是戈德伯格在和密西西比州州长联系之后,决定用监狱里的囚犯来进行实验,相应的这些接受实验的囚犯会获得相应的赦免。

实验者在严格的监控下进行玉米饮食,果然6个月后,11名实验者有5名患了糙皮病,其他实验者的身体也变得越来越虚弱。

然而这样的实验结果并没有使当时的人们信服,当地人仍旧认为糙皮病就是一种传染病。

戈德伯格在这种情况下一狠心,做了一个更惊人的决定——他决定做一次自体实验。

科学家吃病人的排泄物,那些耸人听闻的真实事件_实验

实验者是包括自己和妻子在内的16名科研人员,他们和患病人员同吃同住,并且记录下自己身体的变化。

不仅如此,戈德伯格还给自己注射了一名患者的血液,并和妻子、助手吃下了糙皮病患者的排泄物。

经历了一系列的实验之后,16名参与实验的人员没有一个感染上糙皮病。

戈德伯格就是用这种自残式的实验方式,证明了糙皮病并不是一种传染病,虽然病因暂时没有确定,但是可以确定的是,糙皮病和饮食之间有着密切的关系。

后来虽然我们都知道了糙皮病的主要诱因,是缺乏维生素PP(烟酸)和蛋白质,特别是含必需氨基酸色氨酸的蛋白质。

但是遗憾的是,戈德伯格在1929年年初死于肾细胞癌,他在世时并没有得知这一消息。

科学家吃病人的排泄物,那些耸人听闻的真实事件_实验

美国科学频道曾经做过一个6集的系列纪录片,讲述了一些让人觉得不可思议的科技领域里离奇的实验。

在我们看来非常残忍,或者非常可怕的实验背后,往往是人类的尖端思想和道德的碰撞。

都说每一次人类社会的进步都伴随着科学的发展,可是科学的发展又往往伴随着牺牲和死亡,就像是一个悖论,很难得出究竟哪一方更为重要的结果。

我们很难说这些科学家是邪恶的,他们确实为人类社会的进步做出了不可估量的贡献,可是从另一方面来说,对于那些被实验者的人,包括他们自己,都留下了非常不好的回忆,影响了他们的一生。

1964年,在芬兰赫尔辛基第18届世界医师会大会会议上通过了《赫尔辛基宣言》(World Medical Association Declaration of Helsinki)。

这份宣言归立了6项基本原则:

1、接受测试者需要在清醒下同意

2、接受测试者需要对实验有概括了解

3、实验目的是为将来寻求方法

4、测试前须先有实验室或以动物作试验

5、由于是为将来寻求方法,若实验对人体身心受损,需立即停止实验

6、要先拟好测试失败的补偿措施,才可在合法机关的监督下,再由具备资格者进行实验

自此,受试者的安全得到了法律的保护。

科学家吃病人的排泄物,那些耸人听闻的真实事件_实验

在很多科幻作品中,科学发展总是和伦理道德是相悖的,也正是这两者之间的关系,给科学研究设立了一个边界。

这个边界,是对科学的禁锢,也是对人类的保护。

科学本身是没有好坏的,科学就是科学,可是在科学之下那些复杂的人性,却是最难以捉摸,也最难以约束的。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799931099@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