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清/浆疗法是否可以治疗新冠?研究结果,安全有效_血浆

现阶段,血浆疗法已经在不少国家和地区推广,部分患者临床指标和症状都有改善,但也存在治疗性血浆来源有限、不同人血浆中的抗体浓度及活性不尽相同、血浆中的非中和性抗体可能助长细胞因子风暴和其他安全性风险等局限…

来源:生物谷

疫情暴发至今,新型冠状病毒(SARS-CoV-2)在人类中表现出极强的传播能力。各个国家都在积极找出有效的治疗方案以及加速研发疫苗。由于当前没有任何一种药物临床试验证明能有效治疗COVID-19,“血清/浆疗法”开始走入人们的视野。

血清/浆疗法是否可以治疗新冠?研究结果,安全有效_血浆

图片来源:https://cn.bing.com

中国深圳南方科技大学附属医院刘应霞博士领导的团队研究发现,五名重症患者在接受输血后十二天,其中四位患者已从能致命的急性呼吸窘迫综合征(ARDS)中康复。截至三月底,三名患者已出院,其他两名患者目前情况稳定。

与此相隔不久,韩国Severance医院表示,在对两名新冠肺炎重症患者注射痊愈者的血清后,患者的症状已有好转,目前两人均已治愈,其中一人已经出院。

国家卫健委发布的《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诊疗方案(试行第五版)》中,也增加了“恢复期血浆治疗”,并建议适用于病情进展较快、重型和危重型患者。

那么,血清/浆治疗的原理是什么?该疗法能否出奇制胜?对捐献者来说会不会有身体损害?

这里要说明一下血清、血浆是什么。采血后,抽出的血液静置(未加抗凝剂),血液发生凝固,其表面会产生少许淡黄色液体,此为血清。将抽出的血液加入抗凝剂,通过离心的方法将血细胞沉淀,可以获得不含细胞成分的上清液,即为血浆。

血液和血浆中含有抗体成分,同时也含有激素、酶等多种产物,组份复杂,直接用于治疗会可能会引发各种风险性。在病毒研究和抗体治疗领域,更多使用的是血清。因为血清成分相对而言较为简单,且同样具有抗体,把血清抗体注入对应血型以及相应疾病的患者身上达到治疗,这就是医学上早就存在的“血清疗法”。“血浆疗法”的原理与“血清“类似。两者真正起作用的成分是针对病毒的特异性免疫球蛋白。而至于血清和血浆,在对冠状病毒的治疗中几乎没有差异,只是制备过程和成分不一样而已。

血清/浆疗法是否可以治疗新冠?研究结果,安全有效_血浆

最早的康复期血浆治疗尝试可以追溯到100多年前。1890年,德国科学家埃米尔·冯·贝林(Emil Von Behring)和日本科学家北里柴三郎(Kitasato Shibasaburo)将脱毒的白喉毒素(白喉杆菌释放的一种蛋白质)或破伤风毒素(破伤风杆菌释放的一种蛋白质)免疫动物后,在动物血清中发现一种可中和毒素的物质,将其称为抗毒素(即我们现在所称谓的抗体),可以阻止白喉或者破伤风毒素的致病性。同年12月16日,法国的细菌学和病理学家查理·里歇特从注射了结核杆菌的狗的血液中,制备出血清,在巴黎第一次尝试采用狗血清注射,用于治疗肺结核,并取得成功,标志着人类可以采用血清或者血浆来治疗传染性疾病。

在此基础上,1891年,在柏林大学附属诊疗所的儿科病房,贝林给一位白喉病患儿注射了含有白喉抗毒素(即抗白喉毒素的抗体)的血清,第二天,患儿的病情出现明显好转。而采用此方法,使得1892年柏林儿童医院白喉患儿死亡率从48%降至13%。

现阶段,血浆疗法已经在不少国家和地区推广,部分患者临床指标和症状都有改善,但也存在治疗性血浆来源有限、不同人血浆中的抗体浓度及活性不尽相同、血浆中的非中和性抗体可能助长细胞因子风暴和其他安全性风险等局限性。因此,在缺乏疫苗和特效治疗药物的前提下,血浆治疗只是一种探索性治疗方法。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血浆治疗目前仅建议用于重症患者,并要对可能的风险进行密切监测。

血清/浆疗法是否可以治疗新冠?研究结果,安全有效_血浆

此外,当前新冠肺炎逐渐在世界范围内蔓延,且不排除有转成慢性冬季传染病、从此与人类长期共存的危险。在现有疗法的基础上,积极探索有效的潜在治疗手段,这也是全球新冠肺炎疫情防控的重要方向。

对捐献者来说会不会有身体损害呢?正常一次献血200-400毫升,仅仅占人体总血量的5%-10%,一般献血后,人体所失的血浆和无机盐可在1到2小时内由组织液渗入血管内得到补充,血浆蛋白也可以一天内恢复,红细胞和血红蛋白需要3到4周恢复。对康复后的患者献血对其自身没有特别的影响,献血时无需有过多担心。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799931099@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