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苗,还有效果吗?这是答案。_病毒

而在目前,我们的数据显示,只要是接种了疫苗,哪怕没有完成两针次的接种,基本病情都不重,临床反馈的结果显示,疫苗预防重症的效果还是突出的,南京这边的重症病例也有专家指出,是跟基础疾病多有关,比如他们…

对付病毒性传染病,最关键的就是疫苗

几千年前就有天花,天花是会死人的,据统计由于天花传播导致感染死亡的人数有好几亿。

后来研究才知道原来是一种病毒引起的,称之为天花病毒。

直到18世纪英国人搞出了牛痘疫苗,才逐渐消灭了天花,是的,天花已经完全销声匿迹了,除了美国和俄罗斯的某一个实验室有毒株保留。

从这以后,很多人开始知道,对付病毒性传染病,最关键的就是疫苗。

2002-2003年暴发的急性严重呼吸综合征(SARS)事件让我们印象深刻,一个从来没有见识过的病毒入侵,简直是势如破竹,前后差不多1年时间,历经千辛万苦,我们终于把它驱逐出去(也可能是自我灭亡)。

那个病毒被命名为SARS冠状病毒。

大家仔细回想一下,当时有没有提过疫苗?有没有说要接种冠状病毒疫苗呢?

没有。

为什么?

因为那次疫情来得太快了,太凶猛了,根本没有时间去研发一款疫苗,须知道,普通的灭活疫苗从研发、生产到投入使用都需要2~3年时间,而那次的SARS病毒不到一年时间就消失匿迹了,而且当时的研发能力还比不上现在,根本没有时间生产。

对于厂商而言,也根本没有动力、必要继续研发,2003年中后期已经基本没有SARS病人了,疫情也趋于缓和了,生产的疫苗给谁用?谁买单?而且当时觉得SARS是一过性的,不是那种会长期存留的传染病,所以研发没有继续下去,这也是符合自然规律的,2004年有报道说某款灭活疫苗完成了Ⅰ期临床试验,后面就不了了之了。

疫苗,还有效果吗?这是答案。_病毒

降龙十八掌、九阴真经,哪个厉害?

时间进入2019年末,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暴发,很快席卷全球,我们背水一战,通过科学有效的隔离、防护措施(没有疫苗的事)大力压制了疫情的扩散,取得瞩目成就。

但很快大家都发现了,这个新型冠状病毒跟以往的SARS冠状病毒不大一样,它真的很新,病毒生存的核心理念被诠释得淋漓尽致,病毒的目的是要跟人类共存啊,要长期寄生人体啊,才符合病毒的基本生存利益。病毒感染人体并不希望一下子就置人于死地,如果真是这样,那么没多久病人就死光了,病毒也没办法进一步传播,也就没办法实现病毒的“抱负”。

所以对于病毒而言最好的状态是,持续流行传播。要达到这个目的,病毒就得不断变异,降低自己的毒力,增强传染性,让我们鸡犬不宁,而不是杀鸡取卵。

为了扼杀病毒这个十分阴险毒辣的目的,各国科学家都知道,必须要召唤疫苗了。新型冠状病毒(COVID-19)短期内不会消失,这点跟SARS冠状病毒不一样,为了保护人类,必须要依靠疫苗,只有大家都接种了疫苗,得到了抗体,仿佛有了金钟罩就刀枪不入,病毒奈我们不何。

疫苗,还有效果吗?这是答案。_病毒

所以大家也看到了,2020年各国科学家都在加紧研发自己的疫苗,有灭活疫苗,mRNA疫苗,病毒载体疫苗等等好几种。我们国家选择了灭活疫苗这条路线。有些国家选择了技术更为先进的mRNA疫苗路线。

由于整个2020、2021年期间国外疫情肆虐严重,病例非常多,所以疫苗都有充分的验证机会,很多疫苗都顺利完成了Ⅲ期临床试验。最初权威数据公布,国产灭活疫苗在预防感染方面有效率大概是70%,而技术更先进的mRNA差不多有95%以上。

是不是意味着mRNA疫苗就更好?未必。评价疫苗好坏有好几个维度,有效率是其中之一,安全性、维护、运输成本等也在考虑之内。这个问题大家都讨论烂了。

按我个人理解,我愿意举个不是十分恰当的例子:灭活疫苗就好像郭靖练的降龙十八掌一样,笨拙、稳妥、有效、安全是关键词;mRNA疫苗原理比较复杂,不好给出恰当的比喻,但我理解它就像周芷若练九阴真经一样,走的是捷径,优点是快捷、高效,但后期会不会有严重的反噬或其他副作用就仍然未知,除非遇到黄衫女子,我们武林中人现在都不知道这样练法会不会出问题,只能观察等待。

以上是我对两种疫苗粗浅的理解。

德尔塔毒株有三个特点

大家都愿意相信,只要疫苗一出来,超过70%的人接种了,基本上就可以全民免疫了。在疫苗还没出来之前,充分做好防护措施仍然是至关重要的。防疫是大事,是国事,不可忽视。每一个村支书、党小组都被动员,是这种庞大的组织力、号召力、响应力遏制了疫情。

就在大家以为国内一片大好、可以放开来high的时候,印度那边出事了。

病毒变异了。

2020年10月,印度发现了本次新冠病毒的一种变异的B.1.617.2毒株,后被命名为“德尔塔”(Delta),这个变异的毒株传染性非常恐怖,传染力比去年的要强了1倍不止。在过去的10个月里,德尔塔毒株已慢慢成为全球流行的主要新冠毒株。

疫苗,还有效果吗?这是答案。_病毒

更夸张的是,这些突变的综合效应使病毒能部分避开一些中和抗体,传染性增强。

我们严防死守,千万不要让变异了的病毒进入国门。

人算不如天算,今年5月份,广州暴发了新的一轮疫情。而权威部门很快也跟着公布了,这轮疫情的病毒果然是变异了的病毒,德尔塔毒株,最早发现于印度,虽然我们不能称之为印度病毒,但很显然,应该是从那边传过来的。

当时国内已经有免费的灭活疫苗了,很多人也都注射了疫苗,还有很多人还在注射疫苗的路上,当然也有一部分人对疫苗持观望态度,迟迟没有接种。

这个德尔塔毒株在广州很快就得到了扑灭!给广州的防疫点赞。

中国疾控中心研究员冯子健在6月底接受央视新闻采访解读广州疫情时,曾提到德尔塔毒株的三个特点:一是传播能力显著增强,潜伏期或者传代间隔缩短,传播速度加快;二是病毒载量高,感染人群住院风险较高,从广州疫情的情况来看,患者转为重型、危重型的比例比以往高,且转为重型、危重型的时间提前;三是可能存在免疫逃逸,但疫苗仍有保护作用。确诊病例中没有接种过疫苗的人群转为重症或发生重症的比例,显著高于接种疫苗的人。

中国疫苗对德尔塔毒株仍有保护作用,对预防重症非常有效

上述三个点,现在大家的焦点都在第三点上。

到底疫苗还有没有用处?这个变异了的病毒,疫苗还能对付吗?专家给了他的态度,虽然病毒变异了,但是疫苗仍有保护作用。至于保护力有没有下降,下降了多少,没有明确态度。

我估计他自己也有疑问,正常人都会有疑问,我们千辛万苦研发出来的疫苗,那是针对以往的老的病毒的,现在病毒变异了,突变了,还能有多少胜算呢?天知地知,他应该也还不知。因为没有具体的客观的数据,知识的问题是一个科学问题,来不得半点虚伪和造作,谁也不能信口雌黄。

但其实是有数据的。

印度医学研究委员会Nivedita Gupta带领的研究团队在最新研究中发现,完全接种疫苗之后感染德尔塔毒株的人群中,仅有0.4%的人死亡,10%的人需住院治疗。

研究团队选取了印度17个邦和地区的677名临床病例。这些病例均注射了一针或两针疫苗(接种了疫苗后仍然感染的病例)。其中接种两针疫苗的病例中,有86%是感染的Delta病毒。研究报告称,该数据表明,新冠疫苗有效降低了Delta病毒感染者的重症率、住院率和死亡率。

印度的这一研究结论有力佐证了目前学界关于现有疫苗对德尔塔病毒有效的判断。

而最近在智利完成的灭活疫苗的真实世界研究,发表在《新英格兰医学杂志》上,得出了跟上述类似的结论。智利评估了今年2月2日到5月1日在全国大规模疫苗接种中国灭活疫苗人群疫苗的保护力,该队列包含1020万智利人口,在2剂接种的人群中,中国灭活疫苗对预防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有效性为65.9% ,预防患者的住院率保护力87.5% (95% CI,86.7~88.2),预防ICU入住率的保护力为 90.3%,对死亡的保护力为 86.3%。智利疫苗接种的结果表明中国灭活疫苗对新型冠状病毒的重症化、住院和死亡的预防具有较高的有效率。

总的来说,灭活疫苗还是能有效预防重症的。即便不能保护我们不感染,但一旦感染了,只要接种过疫苗,一般也不会转为重症,上述结论大概是这个意思。从病毒的核心生存理念来讲这也是说得通的,病毒变异就是要抵御疫苗,继续感染人类,但不让人类死掉,这是它们乐于看到的。但这只是猜想,需要实践来验证。

就连《柳叶刀》也说了,人体接种新冠疫苗后针对德尔塔毒株产生的中和抗体滴度有所降低。但多国专家认为,目前接种疫苗还是有效的,至少可以预防重症和减少死亡。世界卫生组织首席科学家Soumya Swaminathan也表示,接种过疫苗的人仍然可能感染新冠病毒并传染给他人,但疫苗肯定会大大降低严重住院和死亡的概率。

上述那些话都不是空口无凭,而是根据研究得出的结论。

6月以来,包括国内钟南山院士在内的多位专家也都表示,中国疫苗对德尔塔毒株仍有保护作用,对预防重症非常有效。

疫苗,还有效果吗?这是答案。_病毒

南京的重症病例与基础疾病多有关,如高血压、糖尿病

那是6月份以前的事情了。

7月很快跟着来了。

7月20日,南京禄口机场首先发现了9名核酸阳性的保洁人员,随后的事情大家也看到了,大有一发不可收拾的架势,疫情很快扩散到多省多市,权威部门也公布了这些感染者的数据,感染人员基本上都已经接种了灭活疫苗,截至7月31日,南京总共191例感染者,还有好几例是重症病例。

本次病毒也是德尔塔毒株。

就是那个搞完印度,侵入广州,又来光顾南京的变异了的毒株。

大伙儿的疑问又来了,这些保洁人员都接种了疫苗啊,为什么还是扛不住德尔塔毒株的攻击呢?还有好几例是重症的,这疫苗到底还能不能用啊?病毒时时刻刻都可能在变异啊,6月份之前说疫苗还有用处,现在呢?如果真能预防重症的话为什么还有好几个重症病例发生呢?

要个说法。

甚至有人说这届疫苗不行了,趁机表扬了mRNA疫苗。殊不知,同是针对老病毒的疫苗,在面对变异病毒时都是威力不足的,这是肯定的。

我们举个例子,以色列是全球最早也是最先接种疫苗的国家之一,主要使用的就是美国辉瑞mRNA疫苗,由于该疫苗此前在Ⅲ期试验中得出的保护率高达94%,以色列早前就已经解禁,不用戴口罩了,然而最近疫情又反弹了。这次主要也是因为德尔塔变异毒株,以色列卫生部门也公布了最新研究数据。根据6月20日至7月17日期间追踪的数据,辉瑞疫苗对新冠病毒的有效率已经下降至39%。

而我们这边依旧没有看到灭活疫苗有效率下降到什么程度的数据。私底下推测,灭活疫苗的有效率肯定也是下降的,但具体数据多少,依然是个谜。新的变异病毒使各类疫苗的效果究竟打了多少折扣,还有待专业机构做出专业的、全面的评估。

疫苗效力下降并不是什么可耻的事情,这应该算是自然规律。天花病毒之所以被消灭,那是因为天花病毒笨,不会变异,死守着一亩三分地,终于被我们干掉。而这个冠状病毒,显然是足够聪明的。

回到那个问题,灭活疫苗真的防治重症吗?如果可以,为什么还有好几个重症病例呢?

看待数据需要客观,不能一叶障目。机场这么多人,带着病毒的保洁人员一天天接触那么多人,到底有多少人被传染了呢?这个没办法统计。有100个注射了疫苗但仍然被感染的人,同时可能存在有10000个注射了疫苗但没被感染的人。那些没被感染的人不会有人关注,媒体也不会报道,很多人也就想不到,就容易得出不客观的数据分析。

我不是为疫苗开脱,我也相信疫苗保护率肯定下降,但还是得就事论事。不能主观认为,一切还是得实践出结论。

由于病例样本不齐全,这几个重症病例是否说明疫苗预防重症无效还言之过早,但如果这个病毒还是之前那个德尔塔病毒,理论上讲,它应该是符合智利和印度的研究结论的,也就是说,预防重症是有效的,而且能降低死亡率。

最后,虽然疫苗针对目前的病毒仍有效(效果减弱了),但将来病毒仍有可能出现一系列突变,从而导致疫苗实际上失去效力,也就是说,那时候的疫苗将可能一文不值。

这正是病毒梦寐以求的。

疫苗,还有效果吗?这是答案。_病毒

而在目前,我们的数据显示,只要是接种了疫苗,哪怕没有完成两针次的接种,基本病情都不重,临床反馈的结果显示,疫苗预防重症的效果还是突出的,南京这边的重症病例也有专家指出,是跟基础疾病多有关,比如他们有高血压、糖尿病。

以上便是目前疫苗的一些认知。也希望关于疫苗的一些数据能够更公开透明,如果有的话,这届网民不是20年前那么容易带偏,即便不是每个人都有深刻的辨别力,但总是不缺乏这样的人,有这样的人在,就能对抗居心叵测的言论。

疫苗效力在下降,但仍然是当前强有力的武器

最后,这两天我看见街道都在鼓励大家去接种疫苗了,包括什么种疫苗送积分或者送礼包之类的,反正就是鼓励,不是强制。这样非常好。

没必要强制性,为什么?因为疫苗的效力在下降,即便100%的人接种了也达不到70%的保护力,再说之前国外鼓吹的全民免疫论已经被证实失败了,强制全民接种只有害处没有好处。再说了,即便灭活疫苗这么安全也还是可能发生反应。所以,强制要不得。

但是可以鼓励,为什么?因为当前形势复杂,病毒在变异,随时有扩散可能,疫苗效力在下降,但仍然是当前强有力的武器(还有更好的疫苗或者办法吗?暂时没有),防止感染率下降了,但是防重症或者防死亡率还是可以的(目前的数据是这样显示的,以后是不是还难讲),即便达不到8分,能有4分也都是好的,不是吗?

有些人还不愿意接种疫苗,这也是可以理解的。疫苗的效果打了折扣,虽然是免费的(有些人惧怕免费的,呵呵),但还是想观望,谁知道疫苗会不会引发更严重的问题呢,即便这样的可能性很小,但每个人心中都有他/她自己的想法,国家不能强制这点。

真是难。

不管如何,即便没有疫苗,我们也有把握能控制好这波疫情,毕竟我们经验已经很丰富了(血的教训),历史上厉害的传染病都是靠隔离、防护等来绝杀瘟疫的,包括整个村子烧掉,连尸体一起烧掉的做法,以前哪来疫苗一说。无非就是付出的代价惨重一些而已。

在这个节骨眼上,不管是否注射了疫苗,我们都不能脱口罩,听安排,实在一定要去人多地方一定要戴好口罩,这个德尔塔毒株传染性强多了,你跟他站在同一个单位楼里都可能算是密切接触了,口罩是我们最后一道防护。不要再以为只有面对面说话才能传播,不是的。同一个建筑物下,同一个大厅,都可能导致感染了。

望各位朋友保护好自己。

疫苗,我已经接种了2针。

(完)

来源:听李医生说

本文为转载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如有版权问题,可直接与我们联系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799931099@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