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首例猪肾移植人体手术:不能带来器官移植新时代,只能带来相关股票暴涨

早早结束实验,是因为做这次实验的人都知道,继续观察下去人体的急性排斥反应就会把这颗猪肾毁掉了,而54小时已经足够证明敲除猪α-gal基因可以让异种器官逃避超急性排斥反应,这就够了,实验结果足以让不懂移植排斥的…

原标题:世界首例猪肾移植人体手术:不能带来器官移植新时代,只能带来相关股票暴涨

乍看还以为是重大进步,结果还是媒体的过度解读。

先简单总结一下这个技术的意义和不足:

1、毕竟一定程度上 解决了异种动物器官在体内无法熬过超急性排斥反应的第一关。

2、验证了敲除α-gal的异种动物器官不会引起人体的超急性排斥反应。

3、最大的不足——超急性排斥反应之后还有急性和慢性排斥反应,后两者遭到受体免疫攻击的靶点并不是α-gal,所以这个技术并不能带来异种动物器官替代人体器官的全新器官移植时代 ,它能带来的估计是已经上市的几个异种器官移植公司股价暴涨。

说起器官移植,人类已经探索了好几百年。

17世纪时就有人尝试用动物血液给大失血的人类输血,结果当然是病人的死亡。

此后,人类尝试把猪的肾脏移植给肾衰竭患者、把狒狒的心脏移植给严重先天性心脏病的女婴,其结果也是彻底的失败和病人的死亡。

此后,人类终于认识到异种器官移植会引起非常严重的排斥反应,而且这种排斥反应发生的非常快、非常凶,器官往往几个小时就会坏死,病人也会很快死亡。

这种发生特别快的排斥反应被称为超急性排斥反应,常见于异种移植和同种器官移植出现血型不符、预存抗体的情况。

放弃异种移植后,人们开始专注于人体器官移植的试验,并最终于1954年,完成了人类首例成功的肾移植手术,因为肾脏捐献者和接受者是同卵双胞胎兄弟,所以完全没有排斥反应。

但是并非每一个需要器官移植救命的患者都幸运地有一位同卵双胞胎,所以后续的人体器官移植都在尝试解决同种异体器官移植排斥(主要是急性和慢性排斥反应),主要解决方法是手术前进行ABO血型、HLA配型,以及淋巴细胞毒交叉配合试验。这样选择那些供体和受体之间排斥反应最轻微的进行移植。

然后,接受器官移植的患者还需要终身服用免疫抑制剂,以压制自身免疫系统对外来器官的排斥。其代价是感染性免疫力的降低,容易患病。

这样一套配型-终身服药的同种异体器官移植方法已经成为临床上的器官移植常规。

但问题是现在需要接受器官移植的患者远多于每年能够用于移植的器官 ,所以异种移植的研究一直在进行积极探索。

新闻报道中的基因编辑猪肾移植就是一种意义有限的探索。

为什么说这个创新意义有限呢?主要是因为仅仅解决了超急性排斥反应,这并不足以解决异种器官移植的全部问题。

而且这次人体试验也非常讨巧,受体是一位脑死亡的女性,在家属同意后,医生将猪肾移植到受体大腿的血管上,而不是像正常器官移植那样移植到髂内动静脉上。

移植到大腿血管上就肯定无法将肾脏装入体腔内,却方便了从外部观察肾脏的外观和功能状态。

所以这些不同之处就说明这次异种肾移植手术并不是为了给肾衰竭患者续命,而是一次在人身上做的技术验证试验,甚至是作秀。

而且主持这次手术的医生也是在接受各方采访的时候尽量不提这颗肾脏在患者身上成活了多久这样更加深入实质且敏感的话题,

只是反复采用诸如“效果超出我们的预想”、“你所期望的尿液量”、“肌酐恢复正常”、“猪肾脏几乎立刻生效了”这样更加积极的表述 。

后来我终于在一篇报道中发现该实验仅仅进行了连续54小时的观察后就结束了——而受体,那位已经脑死亡的女性的生命维持设施也撤掉了,实验结束了。

早早结束实验,是因为做这次实验的人都知道,继续观察下去人体的急性排斥反应就会把这颗猪肾毁掉了, 而54小时已经足够证明敲除猪α-gal基因可以让异种器官逃避超急性排斥反应,这就够了,实验结果足以让不懂移植排斥的媒体和公众,尤其是风险投资集体狂欢了。

所以媒体和公众对这个结果的反映全都是“异种动物器官用于人体移植的时代就要来了”,“器官黑市买卖即将终结”这种过于乐观的展望。

那么基因编辑动物器官用于人体移植有没有戏呢?

有,但要解决的问题非常多。目前看,α-gal敲除后能够逃避超急性排斥反应,但α-gal仅仅是超急性排斥反应靶点中的一个。

其他靶点还包括但不限于:

CMAH基因:这个基因编码的酶所催化生成的N-羟乙酰神经氨酸(Neu5Gc)是起异种移植排斥反应的重要非半乳糖抗原。CMAH 基因存在和表达能够引起异种移植免疫排斥。

β4GalNT2基因:β4GalNT2基因编码的酶能够催化Sd(a)血型抗原,当猪的器官移植到灵长类动物后,Sd(a)血型抗原能被免疫球蛋白结合

而引起免疫排斥反应。

ASGR1基因:ASGR1蛋白在猪血管内皮细胞表达,可以被受体的免疫细胞识别并攻击,引起急性的血管内凝血,造成猪器官的快速失活。同时,还可以诱发异种移植后受体发生血小板减少症。

上述三个基因如果全部敲除,则可以基本上把异种移植超急性排斥反应的可能性压到最低,但新闻中的基因编辑猪仅敲除了α-gal,。

除了敲掉猪的基因,也可以导入部分人的基因 ,比如 人CD55 、人CD59 ,这两个都是重要的人补体抑制因子,可减少超急性排斥反应和炎性反应的发生,可以理解为天然的抑制免疫调节剂。

而就算猪的器官完美熬过了超急性排斥反应,还有基于ABO血型和HLA复合体的急性排斥反应。如果要通过基因编辑的方法去避免急性排斥反应,那要敲除的基因可就更多了。

所以新闻中的这个成功是暂时的、非常有限的,人类距离换动物器官的技术还有很远的路要走。

作者:菲利普医生

本文为转载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如有版权问题,可直接与我们联系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799931099@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